首页电影资讯

《邪不压正》影评:姜文电影里的屋顶,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更新日期:2019-10-22 11:18:26阅读:453次编辑:快看影视来源:快看影视

手机扫一扫轻松观看

剧情

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这一次的《邪不压正》,姜文作为导演产出不多,总共六部片...
姜文电影里的屋顶,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这一次的《邪不压正》,姜文作为导演产出不多,总共六部片子,其中《太阳照常升起》和《一步之遥》,很多普通观众表示“看不懂”

于是很多业内人士尝试去解读姜文电影里让人“看不懂”的部分,比如《太阳照常升起》里四个故事串起来是一个故事,比如《一步之遥》里如梦似幻的部分有深刻寓意。这些解读,姜文不赞同也不反对,他不在乎地说“人生是建立在误读之上的”。

外界对姜文电影和姜文本人有太多分析,千人千面,有人从他的电影里看出政治隐喻,有人从里面看出他对周韵的至高爱意,更有人从里面看出了历史厚重感……但所有分析放在一起,并不能完全概括姜文电影。

很多导演的电影特质可以用词语概括,比如昆汀的暴力美学、比如韦斯的对称构图、比如希区柯克的悬疑……而概括姜文电影的词呢,荷尔蒙?直男?爽?利索?似乎都能说通,却又似乎都差了点火候。能概括姜文电影的,只有“姜文”二字。

当然,姜文电影里也是有他的专属标志性符号的,比如屋顶。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屋顶是马小军的避难所,他像一只猫一样在屋顶上游走,从太阳升起到夕阳落下,在屋顶上他可以躲避母亲的叫嚷、课堂的冗杂,他还可以静静在屋顶上想念米兰,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

在《太阳照常升起》里,屋顶是疯妈的“故里”,她在屋顶上念诗、在屋顶上回忆过去,在屋顶上呼唤那个照亮她生命的人……

到了《邪不压正》里,屋顶是李天然和关巧红的定情之地,他们在屋顶上邂逅、交心再分别,李天然还会飞檐走壁,很重要的复仇也是靠屋顶完成了一半……

姜文坦言,的确很喜欢屋顶,“真正的屋顶有无限诱惑。”在他心里,屋顶是一个不可侵犯的存在,所有天真浪漫的事情都在屋顶上发生,在屋顶唱歌跳舞、在屋顶游走做梦、在屋顶谈情说爱,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在姜文电影里,屋顶与地面,是两个平行世界,人走在了屋顶之上,可以挣脱平庸日常,纵情天马行空,甚至是变成另一个自己。

姜文把自己天性中浪漫的、孩童的一部分都释放在了他电影里的屋顶戏份中,这么看来,姜文电影并不是纯粹的“荷尔蒙和硬汉”,也大有柔软的成分在。这种浪漫和柔软扩大了,就是《一步之遥》里绚烂到极致的康康舞、月亮、火车,观众未必是看不懂,很可能是不能入戏,因为太大胆太浪漫了。

这一次的《邪不压正》依然拥有浪漫底色,但故事更实在了。姜文是圈中著名“吃原著不吐原著皮”的导演,电影《邪不压正》只取了张北海小说《侠隐》的壳,剧情已经和《侠隐》想去甚远,连关巧红这个人物也被改头换面。

但老北京的人情风物仍在,当看到穿着白色夜行服的李天然在白雪皑皑的北平屋檐上纵身飞跃时,心里一叹,姜文回来了。

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电影里老北平的屋顶,下雪天,绵绵洁白配上黑瓦红墙,放眼望去,琼枝玉叶、粉妆银砌,隐隐透出古城的生机,这是属于故都的浪漫。

晴天的时候,李天然在屋顶遇到了他的维纳斯关巧红,明晃晃的阳光打下来,关巧红在屋顶之上镀着金边。两人一边治脚、一边治心,友好互助。

他们还在钟楼上诉衷情,“我要你温的酒温了没?”“温了。”“酒呢?”“喝了。”说出这段对话时,关巧红的眼里落满了星光、斟满了爱意。

你们看,姜文就是把所有美好的戏都放在了屋顶上、高空中,只有捧着托着,不沾烟火,才能显现出这些美好事物的珍贵,属于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影片里的每个角色都被赋予了这种梦想,就算生逢乱世、大难临头,也要穿最好的大褂、喝最烈的酒,战争随时爆发,每一天都是世界末日,要见缝插针地及时行乐,这是李天然、关巧红、唐凤仪的任性、也是姜文的任性。

更加不落俗套的是,《邪不压正》里直接把屋顶之上、屋顶之下分为了两条线,屋顶之上是爱情、利落洒脱,屋顶之下是复仇、机关算尽。两条线都很生动,但我依然最爱屋顶之上,那是理想化的世界,是敲开了现实的天花板后,光透进来的地方。

为了这一片地方,姜文大手笔地在云南找了一块地,生生搭出了四万平米的屋顶,瓦片易碎,每拍完一场飞檐走壁的戏,瓦片都会碎裂一摊,又得重新整理搭建。对于电影,对于屋顶,他就是这么执着。

在《邪不压正》上映之前,姜文跑了很多节目做宣传,有人说“时代变了,姜文变了。”这些人大概也是不懂姜文,时代的确变了,但姜文还是那个姜文,他一直致力于在电影世界里做梦,把自己的电影当成招待宾客的盛宴,一桌子好酒好菜,邀请观众和他一起微醺、做梦,“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评论

条评论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快看影院